<label id="hgwzk"><s id="hgwzk"></s></label>
  • <address id="hgwzk"></address>
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传媒网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浏览文章

    腊酒浑

    甘孜日报    2021年02月05日

       ◎章铜胜

       白居易在〈问刘十九〉一诗中写道:“绿蚁尊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欲饮一杯无?!焙芟不墩馐资那榫?,也喜欢白居易在这种时候,想起朋友刘十九时的那份真情。天寒欲雪时,酒缸里新酿的酒熟了,还没有来得及过滤的酒面上,浮泛着新酒初熟时淡绿如蚁的酒沫,酒沫静静地浮着,偶尔也会有几个大一点的酒沫会炸开,此时酒香溢出,是一种淡而清洌的香。桌上,有一个燃着炭火的红泥小火炉,炉子上炖着的,是一锅菜,还是一锅沸水,都不重要了。如果我也生活在那个年代,大概是会喜欢这样简单的生活,也有这样的兴致吧。

       彼时,老派的农家,在秋收后,都要自酿一些酒犒劳自己的。自酿的酒,除了自家饮用外,也会用来待客。我家不稼不穑,但每年也会酿一些酒。只是我家酿的酒,不是可以解馋的白酒,而是自酿的一些葡萄酒和米酒。

       秋天,妻会去附近农家的葡萄园里,采摘一些新鲜的葡萄回来,用来自酿葡萄酒。妻说,自己从葡萄树上选采的葡萄,对葡萄的成熟度掌握得好一些,酿酒会更有把握一些。我不明白其中的道理,只能听她如是说。只是我家每年自酿的葡萄酒,口感都还不错,想来,妻说的是有道理的,她大概也掌握了一些酿制葡萄酒的小秘密了。葡萄酒酿成后,都要用分瓶装好,少数用于自饮,也会送一些给亲戚朋友,或是用来待客。

       腊月里,我家还会买一些上好的糯米回来,自酿米酒。糯米淘洗干净后,先要浸泡一段时间,然后上锅蒸熟,糯米饭要蒸得熟透才好。蒸好的糯米饭用温水拌匀,加入一些酵母,用厚厚的棉被捂得严严实实,保着温,任其发酵。天气冷的时候,也会放在电火桶里,给它加温。

       我平时不太关心妻酿米酒的事,对于酿制米酒的过程,也不太在意,因此会觉得有些陌生和模糊,也无法表述得更清楚一些。一般是在晚饭后,家里蒸了一锅糯米饭,我知道妻要开始酿米酒了。然后,发现客房向阳的窗户下放着一个棉被包裹的东西,那是在酿的米酒。记不得经过了多久的时间,等我发现某天清晨的早餐,不再是面条的时候,多半是家里的米酒已经酿好了。家里的米酒酿好,端上桌的早餐就是米酒汤圆,或是米酒煮荷包蛋了。

       我不善饮,平时很少饮酒,但唯独对于米酒却没有什么抵抗力。冬天,温一点米酒尝尝,糯而微甜和淡淡的酒味,在口腔中,温润而又绵柔,很耐回味。吃一小碗米酒,有微微的酒意,对于我来说,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情。

       每年冬天,我家都要酿几次米酒。自酿微浑的米酒,有淡而微甜的酒香,让日子多了一点可以品咂的滋味。


  • 上一篇:过年走亲戚
  • 下一篇:小温

  •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www.indeetlib.com/html/wh/kcwh/68400.html